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政协常委甄贞:网络社交涉未成年人犯罪频发 建议落实平台责任

政协常委甄贞:网络社交涉未成年人犯罪频发 建议落实平台责任-阿娇艳照门图片

2020年05月25日 10:14:12 来源:政协常委甄贞:网络社交涉未成年人犯罪频发 建议落实平台责任 编辑:十大将军排名

政协常委甄贞:网络社交涉未成年人犯罪频发 建议落实平台责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21世纪经济报道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及社交平台的繁荣,网络社交正在成为现代人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由于平台治理不严、用户群里鱼龙混在,一些网络社交平台成为了宣扬网络暴力、传播色情信息、实施网络诈骗的温床,这些内容对未成年人的成长将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通过社交网络诱导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例屡见不鲜。

三是建议加大执法监管力度,对于涉未成年人的犯罪案例要比成人犯罪更加严格,在监管标准上要更加严格。“加大对互联网平台中涉未成年人内容的部分的监管力度,特别是对隐蔽性很强的内容,监管要到位。”甄贞建议。

四是,应该压实网络社交平台主体责任,建议正在制定中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要落实网络社交平台对内容审查和未成年人保护的主体责任。对屡治不见效却打着未成年人色情、诱惑未成年人陌生交友等擦边球的功能应该强制关停。

甄贞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检查院的统计数据,在2018年1月至2019年10月期间,全国的检察院共起诉了与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相关的案件共3.25万起,并且这是涉未成年人涉罪案件中占大多数的类型。通过分析这些案件后发现,凡是涉罪的未成年人,或者是被侵害的未成年人大多数与网络社交平台有关。

(作者:包雨朦 )

“我注意到在很多涉未成年人犯罪案例,都是线上诱导、线下实施,另外随着直播等技术手段的兴起,还有很多案例的犯罪过程在线上就实施了,另外即时通信工具也为一对一的线上实施犯罪提供了便利。”甄贞告诉记者。

在上述建议中,甄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进行立法在现阶段的完成难度较大。“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犯罪法都在讨论的过程中,如果觉得这条可以采纳的话,现在写进去是个大好时机,但是一部法律的出台前期要做大量的研究和形成共识的工作,如果一时半会儿不能将相关法条写入,我们也可以用条例的方式对现有的法律进行补充解释。因为实际的操作中也是要有更细的规则才好执行。”甄贞说,“我觉得是不是从这个角度可以先做一些事情,把能管住的先管好。”

在立法层面,甄贞指出,目前《网络安全法》《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微博客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没有针对网络社交平台颁布涉未成年人色情、宗教信仰、欺凌、辱骂、诈骗等内容治理的专门立法。2020年生效实施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也没有明确将社交平台纳入规制。同时,网络社交平台涉未成年人犯罪相关的报道始终缺乏社会足够的重视,执法部门也容易忽视对网络社交平台的监管。

鉴于以上问题,甄贞在今年的两会提案中针对社交网络上涉未成年人犯罪的现状给出了她的四项建议。

5月24日,甄贞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去年比较集中地出现了一些有影响力的典型案例。而社交平台上的青少年犯罪问题不仅仅存在于个案当中,在检察机关这些年办案的过程当中,我们也发现它实际上有增长的趋势。这是引发我关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一是建议完善立法。在目前正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增加针对社交平台违法犯罪内容治理的专门法条,并通过部门规章、《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细化社交平台的内容审核义务,以解决社交平台内容治理上上位法空缺的问题。

四大建议防范隐藏在社交网络中的未成年人犯罪

社交平台上的涉未成年人犯罪屡见不鲜

甄贞认为,既然最高检在公益诉讼方面提出“积极、稳妥”开展“等”外探索,那么将网络社交平台上的涉未成年人犯罪纳入受案范围是一个可以探索尝试的方向。

甄贞说:“在两会之前,我们与一些法学专家学者进行了专门的研讨,大家一致认为网络社交平台存在很大问题,一是平台自身的监管问题,其二是立法上存在漏洞。”

另一方面,网络社交平台正逐渐向内容平台进行融合,但因为平台内容隐蔽性强的特点,很容易逃避相应的法律和行政监管。社交平台企业内容审查不到位,也导致其纵容甚至变相支持侵害未成年人的低俗内容的生产和传播,成为滋生涉未成年人犯罪行为的温床。

平台与立法漏洞两大问题引发关注

二是建议《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在即将确立的公益诉讼条款当中,将社交平台内容管理义务不履行行为明确纳入公益诉讼的一种法定的类型。

近日,这一问题在两会期间也得到了代表委员的关注,并在提案中得以表现。

在平台监管上,甄贞认为,许多网络社交平台对未成年人用户的认证辨别把关不严,一些年龄限制的措施形同虚设。如在大部分社交软件中,未成年人可利用成年人的身份信息进行注册登录,以此逃避管理。

随着媒体曝光的类似案例越来越多,网络社交平台上的涉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引起了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国务院参事、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甄贞的注意。

政协常委甄贞:网络社交涉未成年人犯罪频发 建议落实平台责任

去年4月,新华社的一篇报道指出,在一些语音社交软件上,有大量用户打语音社交名义明码标价进行色情交易。这些软件年龄限制宽松、监管不严,有未成年用户随意进入。此外,语音社交具有隐匿性,在监管上存在诸多难点。

譬如,在一些语音、直播类社交平台上,一些低俗色情内容隐藏在打着二次元名号的“福利姬”群体中。这一群体表面上是动漫爱好者,暗地里则出售低俗色情照片、音视频等牟利,进行线下性交易。甚至“福利姬”在某些场景下已经成为了未成年人援交的代名词。

2019年8月,山东警方通报称,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内一则未成年人相互辱骂和暴力欺凌的视频被大范围传播,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友情链接: